数字银行如何助力普惠金融业务突破成本边界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30

  小微企业、农民、城镇低收入人群等,向来是普惠金融政策重点关注对象。而这一群体由于收入来源不稳定、征信数据缺失等因素,仍然面临融资难、融资贵、个人金融渗透率不高的困难。从金融提供者的角度看,服务此类人群运营成本和风险成本都较高,本文将聚焦银行业,探讨如何更好控制单客营业成本和风险成本,提供成本可负担的金融服务。

  我们认为,银行要突破普惠金融单客成本边界,数字化是有效解决方案之一。那么,普惠金融难点体现在哪些方面?数字化如何改变银行成本结构?银行又该如何走向数字化?本篇文章将对这些问题一一进行解答。

  近年,“发展普惠金融”成为国家战略,多部委相继出台相关政策,普惠金融业务考核要求也逐渐细化。在政策推动下,尤其是2018年起普惠型小微金融业务实施“两增两控”考核以来,银行业普惠金融业务取得长足进展。

  规模上来看,截至2018年末,普惠金融各类贷款余额均有所增长。相比于传统的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业务,普惠型涉农贷款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更大,分别为10.52%和21.79%。同时,有贷款余额户数达1723万,同比增长35.88%。

  尽管规模扩张迅速,但银行普惠金融能力积累非一朝一夕之功,展业模式和服务能力仍有很大提升空间。

  以四大行中农工建为例,政策要求其发挥“头雁”效应,单列普惠型小微金融信贷计划,信贷总余额规模庞大,件均在大几十万到百万水平。而普惠金融客群主体,如小微企业、农户、贫困人口等,大量客户资金需求远低于这一数字。

  从单客模型角度来看,信贷件均下降是否可行,银行需要考虑单客收入能否覆盖资金成本、运营成本、风险成本,从而留存合理利润。

  普惠金融相关政策要求银行将利率维持在适度、可负担的范围内,过低的补贴性定价,以及过高的掠夺式定价都不具可持续性0;而银行资金成本取决于基准利率、吸储能力等,下降空间十分有限;因而有效控制单客运营成本和风险成本,对于普惠金融进一步发展十分重要。

  运营成本方面,银行展业依赖人力驱动,普惠金融业务流程繁琐,涉及到大量前中后台人力,单客运营成本偏高。根据调研,开展同类信贷业务时,普惠金融单件运营成本并不显著低于大中企业信贷。以对公信用贷款为例,小微企业与大中型企业单件贷款运营成本均在数千元到万元水平,但利息收入却呈现量级差距。

  前台人员服务客户数存在天花板是重要原因,导致必要的人员、办公、IT设施等成本无法有效分摊。根据对泰隆银行、中和农信等普惠金融业务展业情况的调研,传统模式下前台信贷员人均服务客户数极限在100-200户。

  风险成本方面,普惠金融核心服务的小微企业、农户等群体央行征信数据质量差较且抵押手段匮乏,导致银行不能通过央行征信报告、抵押品等传统方式对这一人群进行风险识别。如果依赖人力进行大量线下尽调,则会进一步推高单客运营成本;如果放松风控标准,则可能导致风险敞口上升。

  那么,银行如何才能有效达成普惠金融目标,并让这一业务成为利润来源,做到商业可持续呢?

  普惠金融业务持续发展需要摆脱人力依赖的传统模式,同时还要能够有效识别客户风险,银行传统的运营模式需要有大幅改变。数字化,是普惠金融业务可以依赖的武器之一。

  从银行视角出发,主要是业务流程的在线化和自动化,并实现业务的数据驱动。例如,零售信贷业务中,由于人脸识别、大数据风控、智能客服等应用成熟,第三方欺诈识别、个人信息核验、外呼提醒和呼入咨询等流程不再需要人工介入。其中小额个人消费贷授信、贷后管理等环节也可以基本做到数据驱动、机器智能决策,自动化率接近100%;

  从客户视角出发,则包括金融服务获取流程、应用场景在线化。例如,微众银行的微粒贷产品,基于白名单机制在微信生态内授信,无需客户主动提交申请,支取过程与微信支付的庞大移动支付生态打通,调额基于机器自动化决策,使得全流程用户体验优于普通信用卡; 平安普惠同时建立了线上线下结合的服务网络,在线上借助客户App和远程服务团队为有小额、短期资金需求的借款人提供便捷、快速的全线。

  2018年末网商银行员工数720人,微众银行约2000人,其中大部分是技术人员,这两家的人均管理生息资产甚至高于传统大行。

  每客户运营成本(含风险成本,下同)约为440元,相比之下,以微众银行为代表的民营银行个人金融每客户营业支出仅为73元;公司金融方面,传统商业银行每客户运营成本约为3.6万元,相比之下,网商银行的每客户运营成本仅为430元0。

  2018年开始转向数字化,即平安银行将账户能力通过插件、接口等技术手段嵌入平安集团各线上平台,提升用户服务体验之外,也有效控制了风险。根据年报,2018年末平安银行新一贷产品余额达到1527亿元,不良率1.00%;而综拓渠道(包括线上及线下交叉销售)放款不良率则仅为0.45%,大大低于整体不良率。

  2018年年报,个人金融方面,传统银行的ARPU在200-2000元不等,相比之下,微众银行仅约为100元;公司金融方面,传统银行ARPU在万元以上,而网商银行仅为500元。

  ATM机或信贷员入户等形式;如今,客户行为逐渐被移动互联网重塑,银行需要向客户提供便捷、易触达的金融服务。

  APP、微信服务号等线上平台办理业务,仅仅是数字化的第一步;更重要的是,挖掘客户全生命周期需求,通过更丰富、便捷的金融与非金融服务黏住客户,从而降低获客成本,提升单客生命周期价值。

  第二,银行应更好发掘和应用内外部数据。过去,银行内部积累了大量客户数据,但传统银行各业务部门之间互通的只有账户信息等基础数据,用户行为数据等则缺乏统一标准和有效打通,导致数据利用度很低。例如,大型商业银行卡中心与财富管理部门之间,对于同一个客户会基于各自的用户行为数据,生成和定义不同的用户画像,用于各自的营销、客户管理等。

  30%左右;美国小微金融数据积累相对好,OnDeck 2009年开始搭建线上业务平台,自动化率约60%,距离全流程数字化仍有距离。

  第三,银行架构要与数字化相适应,降低人力依赖。前台,银行一方面需要建立多渠道入口,另一方面要通过开放平台有效与各类外部场景结合;后台,原本独立、复杂的业务线和业务部门,需要被复用程度高、业务响应速度快的业务中台架构所取代;此外,为适应内外部场景的快速变化和海量数据的快速处理,银行需要借力数据中台。

  IT架构以集中式架构为主。在金融业务并发量、数据处理量并不大的时代,集中式架构确有其优势,尤其是在一致性、安全性等金融业务高度重视的方面,集中式架构过去若干年中在银行实际运行中并未见明显问题。

  IT硬件基础设施,包括高可靠高性能的大型机、存储设备,以及成熟的商业化操作系统、数据库及中间件,IOE(即IBM的小型机、Oracle数据库、EMC存储设备)是其中典型代表。

  IOE等为基础的IT架构却遇到了种种挑战。第一,银行全面拥抱数字化,意味业务、产品需要与交互方式匹配,并敏捷迭代以适应快速变化的场景需求;第二,银行需要处理大量高并发场景,并利用海量外部数据;第三,在国家强调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今天,银行需要摆脱依赖闭源、昂贵的IOE等软硬件。

  IOE等方面,拥抱分布式架构是银行的不二选择。而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已经率先在国内实现了这些目标。同样,稍晚成立的百信银行、传统股份制银行民生银行,也纷纷选择拥抱分布式架构。

  3.46亿笔/天,系统处理能力跻身国内银行前列;第二,支持所有业务和产品24小时提供服务,全年无休,且运行无故障时间占比在99.99%。

  IT技术实力,也将其核心系统运行在云和分布式架构之上,系统基于全分布式架构SOFAStack、蚂蚁金服和阿里云自主研发的金融云计算平台、移动互联平台、金融大数据平台和OceanBase数据库开发,并且建立了“三地五中心”的容灾架构。

  API。根据百信银行科技产品部总经理周竣涛的公开文章,百信银行API市场中有超过350个通用接口,将金融能力开放向各类场景,形成正向的业务、数据反馈。

  7,800 TPS,而应用分布式横向扩展的方式,可以轻松达到2-3万TPS。

  IaaS和PaaS这些基础设施领域大量投入。第一,分布式和云计算的应用成熟伴随着大量的开源技术,技术能力强的银行可以基于这些开源技术本身构建所需组件;第二,IaaS和PaaS市场化产品相对成熟,银行可以采用成熟供应商解决方案加自主研发的模式进行实施。

  IT成本。首先,银行不再需要过多关注硬件基础设施层面的问题,昂贵的IBM大型机等被x86服务器所取代,IDC所配置的运维人员规模也可以大幅下降;其次,各类数据库、中间件等被标准化、开源的PaaS中间件所取代,授权费用、开发人员学习成本都将大幅下降;最后,分布式架构本身能够提高硬件资源的使用率,并有效解决交易量激增时弹性扩容的问题。

  可以基于公有云。因此,分布式架构建设初期仍需要较高IT投入,但总体而言,分布式架构下单客户IT运维成本将明显低于传统集中式架构。

  0,民营银行每客户IT运维成本是传统银行的1/5以下。个人金融方面,传统大中型商业银行每客户IT运维成本大约是10-20元/年0,与之相比,微众银行仅3元/年;

  IT运维成本约18元/年,远低于传统银行。但传统银行公司金融业务体系、展业模式复杂,成本结构与个人金融差异极大,实际公司金融各业务线的成本拆分中并不会将IT成本单独考虑,而网商银行的企业客户有一定比例的企业客户为小企业主,这部分企业客户表现更偏个人,和传统银行公司金融区别较大,测算结果仅供参考。

  IT架构迭代绝非一朝一夕之功。当前工农中建等大中型银行,纷纷开始试水分布式架构,方式是将外围系统、互联网相关业务部分应用切换到分布式架构下,核心数据和业务仍运行在传统集中式架构下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传统银行架构还会是集中式与分布式并行的方式。长远看来,随着业务重心和展业形式改变,会逐渐形成分布式为主的技术架构。例如,民生银行首先实现直销银行的业务核心分布式改造,未来网银、手机银行等核心业务也将逐渐转移到分布式架构。

  Gartner对全球同业的研究报告占比(IT投入占营业支出比行业均值9.7%、IT运维投入占IT投入比行业均值43%)来测算银行业的IT运维成本,营业支出均参考A股会计准则口径进行统一口径处理估算,账户数由公开渠道整理的零售、公司、机构账户数估算,仅供研究参考。测算均采用下述假设公式,可能与真实数据有所差异。

  每客户IT运维成本=每客户营业支出x全球银行业IT投入占营业支出比平均值(9.7%)x IT运维投入平均占IT投入比平均值(43%)

  数据来源:公司年报,爱分析测算0引自《中国普惠金融创新报告(2019)》

  机构客户数据,考虑到个人金融客户数远大于公司/机构客户数,将总客户数近 似等于个人金融客户数测算2由于微众银行业务较聚焦于个人金融,故近似认为其每客户营业支出等于个人金融每客户营业支出;由于网商银行业务较聚焦于公司金融,故近似认为其每客户营业支出等于公司金融每客户营业支出